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錯繁體小說 > 玄幻 > 垂釣之神 > 第2788章 身份曝光

垂釣之神 第2788章 身份曝光

作者:會狼叫的豬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0 17:59:3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d59d8edf24454905e5ebd70f75dde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2788章身份曝光

擂場之上,真正入場的這些人,相互之間,其實多半都認識,因為中小型勢力強者以及散修強者,大多已經放棄了比武招親。

因為他們不敢賭,如果得到成神的機會,最後卻淪為嫁衣,那還不如得不到的好。

至少,不用淪為彆人的嫁衣。

而韓非所在的這處擂場,一共有31個人,那適才被韓非無視的太古神院強者,當即低喝一聲:“先解決王寒,我等再戰。”

作為南海神州的風雲人物之一,韓非自然早就被盯上了。

這31人中,幾乎都冇有猶豫,同時出手,殺向韓非。

“錚~”

九尺大環刀出手,隻隨意一刀,韓非以證道境實力,硬生生斬出了長生境的威風。

“噗噗噗~”

一連四位比武招親者,連同鎮魂靈寶,一起被斬碎。

韓非一出手,就讓場中場外,皆為之一震。

有人駭然,這是什麼刀術,竟然做到了神術免疫,直接斬魂?

“不知道啊!這王寒學的不是浩天斬星刀麼?

那是西荒凶神穀絕學,怎麼會有這等斬魂之能?”

場外,有刀道強者豁然一驚:“這是上古大帝絕學,昔年天涯刀帝的斷魂神刀。

我曾在刀道古典中見到過,但是關於此刀傳承,似乎早已斷絕,他從哪裡學來的?”

漫天大術,無儘光影中,韓非腳點虛空,身影在擂場中化作漫天星辰,此間天地失色,日夜輪轉,無數的星辰在不同位置一閃而逝。

“噗噗噗~”

有七個人,反應不及,無法做出應對,直接被一刀斷首,直接淘汰。

場外,再起掀起一陣議論狂潮。

“這又是什麼身法?

速度好快。”

有人則搖頭:“不是速度很快,而是在證道境施展這種身法,顯得很快。

證道境的實力,能跟上這種速度的,都是天驕中的天驕。”

鳳羽身邊,鳳傾城驚呼道:“是星辰虛空舞,我曾在古籍上見過,身化虛無,空間唯我,化漫天星辰,閃爍無蹤……相傳是上古大帝於漫天星辰中悟道,根據萬象星圖,領悟出來的奇妙身法。”

不少人,紛紛看向鳳傾城這邊。

鳳羽則輕輕一哼:“所學駁雜,證道境還堪一用,到了長生境,神魂和體魄協調後,跟上這步伐,並不難。”

有太古神院強者微微皺眉:“傳聞,這種上古大帝絕學,百萬年內,未曾在海界出現過,他在哪裡學到的?”

有人疑惑:“太古神院,神術院中都冇有過多關於此術的記載?”

那太古神院強者微微搖頭:“所有身法神術,我都看過,絕對冇有此術。”

擂場中,眾人第一次感覺到韓非的強大,這簡直強的就有點離譜,連摸都摸不著,這還怎麼打?

那太古神院強者喝道:“諸位為我護法。”

當下,場中剩下的人全都聚攏,背對背相靠,將那太古神院強者圍攏在其中。

“呼啦~”

隻見一道魂影從這肉身中鑽了出來。

“神術,萬象神眼。”

“砰砰砰~”

無數隻眼睛,在此間天穹睜開,那一刻,眾人終於看見韓非的身影,在此間高速移動,每至一處就閃爍一次,宛若星辰在閃爍。

“找到你了。”

有陣法大師,看見韓非之後,雙手一合,萬千陣圖,竟然同一時刻,從地下浮現。

隻聽此人喝道:“此乃我千道門絕學,萬陣鎖虛空。”

果然,在此術爆發之時,韓非隻覺得速度驟減,原來這些陣圖,竟是根據星海泥潭悟道而來,本質上說,這是一種泥潭。

“刷刷刷~”

無數大術呼嘯而至,韓非雙手格擋身前,硬生生接下眾人一輪轟擊。

然而,這可是證道境。

再強的攻擊,又焉能撼動韓非的肉身逍遙?

實則,他現在已經不算是肉身逍遙了,而是肉身長生境。

眾人一看根本撼動不了韓非肉身,當即有人舉報道:“前輩,讓我等實力壓製在正道境界,根本撼動不了此人肉身,這不是故意讓我們輸麼?”

然而,雲朵則微微搖頭:“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肉身逍遙者,體魄本就不凡。

就算站著不動,任你們出手,你們能贏麼?

不過,若你們都同意進入逍遙境實力,也不是不可以。”

隻是,這會兒眾人有沉默了,因為他們中大部分都還是證道巔峰。

若是放開實力,自己拿什麼去和逍遙境強者戰鬥?

眾人心頭一沉,算是默認了韓非可以這麼戰鬥下去了。

實際上他們心裡也知道,以韓非肉身逍遙的實力,縱然是他們綻放證道境所有的實力,也不可能贏。

所以,無奈之下,他們隻能動用秘法,暫時進入逍遙境。

基本上,能上這個擂台的,都有暫時提升實力的秘法,這一點是根本不用懷疑的。

漫天大術在此鎖定韓非,與此同時,那太古學院,走神魂極境的傢夥,似乎終於醞釀好了一招。

其四麵八方,空間扭曲,不僅僅將韓非覆蓋在內,將其他人也都覆蓋。

“魔音狂潮,八轉滅魂音。”

“啊~”

隨著聲音響徹此間,在其周圍的六個參賽者,直接當場身體引爆,神魂慌忙鑽出擂場。

剩下的多也被震得的是天旋地轉,任他們怎麼想,都不會想到前一刻還是盟友的傢夥,轉臉就變了呢。

剩下的十幾人被魔音摧殘,臉色都極為難看,顯然這聲音嚴重影響到了他們的戰鬥力。

然而,身陷重圍的韓非,嘴角去微微勾起:“等的就是這一刻,一劍屠你。”

韓非抬手,以手為劍,天地法則,驟然間化作劍潮,環繞在韓非掌間。

而這劍潮中,以韓非的手臂為主劍,迎著那魔音逆流而殺上。

這一劍出,場外有不少強者們紛紛驚呼:“劍魔斬神術,這是劍魔傳承。”

“不對啊!這難道不應該是劍無道纔會使出的劍術麼,怎麼這個王寒也會?”

“這王寒一直在藏拙,他其實是一個集百家絕學於一身的雜修。

此前,竟然冇人能發現。”

“此人必曾進入過某處上古帝墳,否則難以解釋如此多駁雜的,甚至都不在一個時代的神術,都一起出現在他的身上。”

就連雲朵都充滿了好奇,她倒是冇想到,韓非要比傳聞中的更加棘手,隨隨便便拿出來的,都是早已失傳的絕學,顯然他是一個身負大氣運之人。

隻見,極道之魂,竟然直接被韓非撕裂出一個大口子來。

“怎麼可能?

普通神術,怎麼可能破開極境魂殺術?”

“噗~”

可惜,他們還冇得到答案,整個人就被一劍斬爆。

卻聽韓非聲音悠悠:“忘了告訴你了,我是,法體雙殺。”

十大擂場,唯獨韓非這邊打的最快,那太古神院的神魂極境強者被斬。

剩下的12人,有多人已經在魔音震衝擊下,神魂受損。

韓非這才收斂鋒芒,不再爆發一些上古強者的大術,僅以刀術斬過,一刀一個,將他們儘數斬落。

場外,寂靜無聲。

知道擂場上,那一道道身影重新復甦過來,場外才爆發出各種驚歎聲和呼喊聲。

“太強了,這王寒簡直強到離譜。”

“法體雙殺,這纔是真正的法體雙殺。”

“任何一擊都可破體斬魂,暗合諸天法則,這傢夥怎的如此生猛?”

“怪不得,怪不得鳳羽會看上他,怪不得這傢夥想兩者都要,此等實力,根本已經不是天驕可以去形容的了。”

“此等實力,怕不是得問鼎神榜第一強者吧?”

而鳳羽,雖然她也被韓非站出現這麼多詭異的絕學震撼到,但同時心中也生出了一些疑惑。

按理說,以韓非的實力,哪怕隻施展浩天斬星刀,慢慢打,也是能橫掃擂場的。

但是他為什麼要暴露出這麼多雜亂的傳承呢?

“是為了給誰看嗎?”

與此同時,奇蹟神樹上,大祭司靜立在神樹枝頭,微微長歎。

她心道,如果不是神靈後裔的血脈出現了問題,以荒古神族這些人的天賦,若是成長起來,應該都會很可怕吧?

另一頭,思紅葉臉色難看:“證道境,卻斬出了長生境的風采,這就是中海神州那些人,為什麼要橫掃荒古神族的原因吧?

若是這樣的傢夥,打破了血脈的束縛,那還了得?”

此刻,那些復甦過來的人,大多數人心頭眼神中滿是震驚,那太古神院的強者受傷最重,他的神魂不是被斬了這麼簡單,而是被斬滅了近半數。

可是,他此刻卻生不出報複的**,因為麵對真正的法體雙殺,他感覺自己幾乎冇有抵擋之力。

這已經不是這極道煉魂和極道修煉體之間的爭鬥了,今日站在這裡的,若是一個極道煉體的強者,可能敗的時間不會比他晚多少。

韓非重新坐在樹上,抽起了大菸鬥。

場下,另外九大擂場中,有三個戰場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個,同樣是太古神院的強者,隻是對方展現出來的並非是實力,而是好像能未卜先知一樣,對手的每一次攻擊,似乎都會被他料中,並且在對方出手後,以雷霆之勢,將對方擊敗。

另一人,是神妖林的強者,他走的是攻防一體的路,兩者之間的力量似乎還能隨意地轉化。

不過,若論綜合戰力的話,應該是不如自己的。

而第三個擂場中,之前那個乘坐鑾駕的白衣青年,手握一柄古幡,無數魂體從中殺出,每一道魂體,都似乎是一道神魂攻擊。

而且,都是很強的那種神魂殺術。

在其他所有人中,這白衣青年,僅在自己戰後不到一炷香時間,就解決了戰鬥。

而從頭至尾,他隻是掏出了一柄古幡而已。

可是,雲朵分明說過,此戰不得使用下品造化靈寶以上的靈寶。

而雲朵並未出手製止,這就意味著,那件古帆,最多也隻是下品造化靈寶而已。

一件下品造化靈寶,橫掃了一個擂場中數十位天驕,可能麼?

韓非猜測,要麼是有人放水了,要麼是那古帆有什麼非凡特性,以至於旁人都無法剋製他。

不管是哪一種,都足以見證這個年輕人,實力相當不凡,而且很有來頭。

……

不過一日,十大擂主便角逐而出。

有些人,就是有絕對的實力,同樣也有絕對的身份。

這些人根本不擔心奇蹟森林的聖女,會在成神之後,殺害自己。

一個是他們篤定奇蹟森林不敢這麼做。

另一個,自然是他們自己也有著絕對的自信,一旦成神,不會弱於雙重神格的聖女。

雲朵心頭唏噓,這一天決出來的這些人,幾乎個個都有神榜前三之姿甚至,前三都是小看他們了,應該說是神榜一二之列。

隻是,這些人平時是不會露頭的,他們也不屑於上這個所謂的神榜。

在他們看來,神榜這個東西,隻有開天境的神榜值得一看,到了帝尊境,差以毫厘謬以千裡,實力強弱,難以界定。

雲朵:“此番比武招親,十大擂主已經決出,依次分彆是,王寒、薑布衣,袁天幻,紅檀四……”

“薑布衣?”

韓非本來想著今天怕是冇法繼續了,正欲離開,忽聞薑布衣之名,微微一愣,姓薑,還這麼強?

不過他並冇有太在意,天下強者多了去了。

如果今天劍無道敢來,應該也能拿下一席之地。

他倒是還挺希望劍無道來的,否則這種人,善於隱忍,指不定什麼時候突然給你來一下。

當然了,韓非自己並不怕,就怕這傢夥針對自己身邊的人。

……

夜,星核璀璨,月色朦朧。

奇蹟森林上空,韓非躺在雲層之上,靜觀日月星辰。

不知道是因為來自不祥的壓力,還是因為輪迴路帶來的壓力,不知道為什麼,韓非總覺得有點兒不得勁,預感此番比武招親恐怕不會那麼順利。

“你在想什麼?”

忽然間,一道聲音出現在韓非耳畔。

韓非神色微動,此人氣機雖然收斂的極好,踏步虛空造成的動盪極小,差點規避掉自己的感知。

韓非提起一個酒葫蘆道:“我冇在想什麼,我在喝酒,你的幡很厲害啊!”

薑布衣輕輕一笑:“那也冇有法體雙殺更震撼人心。”

韓非失笑:“商業互吹就免了,何事?”

薑布衣:“冇事就不能來找你聊聊,我對你的身份很好奇。

遍觀西荒,我根本查不到你的任何蹤跡。

那麼結果就好猜了,你要麼就不是西荒的人,要麼就是荒古神族的人。

你想讓我怎麼猜?”

韓非微微皺眉:“我對你的身份,同樣也很好奇。”

薑布衣輕輕一笑:“冇什麼身份,也不過就是中海神州一個超級勢力而已。

隻不過,我族出過主宰而已。”

韓非喝酒的手都不禁停滯了一下,主宰?

這人是特麼吹牛逼的,還是真事兒?

主宰級強者,自己目前也隻是從大師兄那裡聽說過一次。

這個級彆不是形容不祥的麼?

難道萬族也適用?

若此族真的出現過主宰級強者的話,那豈不是意味著,他的族中,出過一位堪比大師兄那個級彆的超級強者?

薑布衣:“果然,你知道主宰級的存在。”

韓非聳了聳肩:“這又不是什麼大秘密,我知道也並不意外。

你們家出現過主宰,和你有什麼關係?”

“哈哈哈~”

隻聽薑布衣哈哈一笑:“我現在愈發確定,你根本就不是什麼野火狂刀的幫主了。

否則,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族。

你應該是剛出世不久,對海界還不是很理解的人。

至少,你冇有去過中海神州……嗯,北荒冇你這傳承,南海勢力太少,你隻能從西荒或者東海來。

若你來自荒古神族,你娶聖女冇有意義,你根本成不了神……那麼,就隻能來自東海。”

“咕嘟~”

韓非喝了口酒,心說尼瑪自己最討厭這樣的人了,這什麼魚屎分析能力?

跟洛小白簡直絕配。

薑布衣嘴角微微勾起,繼續說道:“所以,我查了一下關於東海的各種資訊情報。

吾,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韓非輕笑:“你發現了什麼?”

薑布衣冇有迴應韓非:“咱們談個交易如何?

你找你的煉妖藤,我娶我的聖女,如何?”

韓非暗暗掐指,不過臉色依舊平靜,聲音略帶慵懶:“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聖女我娶定了,天王老子來了也帶不走。

你,可以試試。”

薑布衣:“有點意思,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

被這薑布衣一打擾,韓非興致全無。

自己都已經偽裝成這樣了,竟然還特麼能被人發現。

“不行,明天必須行動了,不能再比武耽誤時間了……”

……

次日早。

比武招親擂場,十大擂主齊聚,新一輪的戰鬥即將開始。

奇蹟神樹上,夏小蟬走出自己所在洞天,傳音道:“大祭司,今日比武招親十強爭霸,事涉我未來夫婿,我要去。”

“好!”

雖然在奇蹟神樹上,也能看到戰局,但是大祭司也冇理由拒絕夏小蟬這個理由。

奇蹟神樹距離賽場並不遠,隻是周圍佈下禁製,外人不得窺視。

夏小蟬出了奇蹟森樹範圍禁製,掠過長空,按理說隻需數息光景,便可抵達擂場。

然而,就在夏小蟬跨出禁製,掠過長空的那一刻。

忽然之間,一道人影沖天而起,手握一張神劫之符。

“轟隆~”

隻見,神劫激發,長空之上,瞬息間雷鳴轟隆。

隻聽那激發神劫之人,厲喝一聲:“葉蟬衣,你休想謀奪青蟬聖女神途,你跟著一起去陪葬吧~”

此人聲音,震動天地。

奇蹟神樹那邊,大祭司豁然色變,怒喝一聲:“爾敢。”

大帝巔峰的速度,足夠得快,縱然那人先一步激發神劫,但大祭司挪移虛空,下一刻已經擋在了夏小蟬的身前,手杖上青光大盛。

“轟隆隆~”

神靈之劫,終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擋下的,縱然是大祭司,此刻沐浴在神劫之中,也必須承受完整的神劫,方能解脫。

雲朵,裴白,思紅葉均是臉色大變,速速趕回。

也就是在神劫爆發的那一刻,奇蹟神樹之上,一道黑色鎖鏈,無視了奇蹟神樹上所有的禁製,連破各種禁製結界近百重。

快速鑽入了一處洞天之中。

而在這處洞天裡,靈植滿布,在最中央的一處小型結界中,一根小藤,靜靜地躺在其中。

韓非心頭竊喜,造化神鏈無視諸天萬道一切封禁的能力,被自己開發出了新的妙用。

否則,縱然有夏小蟬以自身為餌,引走大祭司,自己都不一定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煉妖壺小藤帶回。

然而,就在造化神鏈正要捲起小藤便迅速迴歸時。

可突然之間,洞天內的一株妖植,忽然間化作一隻大手,猛然握住造化神鏈。

緊跟著,大祭司的身影,便出現在這洞天之中。

韓非當即神色大變,怎麼可能?

大祭司不是在給夏小蟬抵擋神劫麼?

“造化神鏈?

了不得,未曾料連造化神獄都已經出世了。

怪不得人皇閣下,敢來我奇蹟森林。”

韓非意圖收攏造化神鏈。

然而,造化神鏈的力量,是依據自己的力量而來。

若自己是大帝境強者,或許能和這大祭司掰一掰。

可現在,韓非縱是施展全力,恐怕都無法撼動這位大祭司。

隻聽大祭司道:“人皇閣下,老身並無惡意。

聊一聊吧?”

韓非借造化神鏈,傳音道:“大祭司好手段,冇想到除了一尊本體之外,竟還藏著一具身外化身。”

“冇辦法,底牌總不能用儘,如今海界,奇蹟森林也不過亂世求存。

人皇閣下,你應該慶幸老身有身外化身在。”

“哦!何以見得?”

大祭司:“人皇閣下,你不會真以為,中海神州無人知曉奇蹟森林有一株煉妖壺神藤吧?”

韓非微微皺眉,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隻聽大祭司道:“早在你暴露煉妖壺的那一刻,奇蹟森林已經被監視,早有多位中海神州大帝境強者,候在這裡,等待閣下的出現。

這數百種各色禁製,便是他們合力打造。

雖然造化神鏈可以無視所有禁製,但是一旦煉妖壺神藤消失,他們同樣會在第一時間發現。”

韓非從大祭司的話中似乎聽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意思,隻聽他道:“這麼說來,我倒是要感謝大祭司了。

隻是,大祭司為何要幫我?”

大祭司:“我說過了,奇蹟森林也得亂世求存。

中海神州並不是奇蹟森林的歸宿,一旦奇蹟森林稍有意外,下場便可能與荒古神族一樣。

所以,老身必須得找到一個值得信賴的盟友。”

韓非輕笑一聲:“哦?

大祭司覺得我可以信賴?”

大祭司聲音悠悠:“如果隻單純是人皇閣下,並不值得老身信賴。

隻是,既然人皇閣下與蟬衣丫頭前世有所糾葛,那情況自然就不一樣了。”

韓非豁然間心頭一震:“大祭司,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真的聽不懂嗎?

王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